唔同系列嘅目錄嘅目錄

  • 針對流言嘅低技術分析文。小弟開始喺Facebook同呢度寫嘢嘅第一步。暫時仲會係呢度嘅主力:
  • 乜都寫下,即係中學時代嘅隨筆:
  • 嘗試向自己唔識寫故嘅弱點挑機。不過我未敢認呢啲係小說:

請多多指教🙇🏻


歸途之際,見一身披職場裝束之幪面中年婦女向一衣衫襤褸、正於花槽邊盤坐納涼之弓背老嫗搭話。

從其舉動揣測,不外是非議老嫗未有依朝廷律例幪面外出罷。

變生肘腋。中女語畢,倏地老嫗手執長傘蹤身一躍,二話不說擎傘向中女疾劈,斷水分金。身形進逼亦步亦趨,傘勢毫無怠慢,如網撒下鋭不可擋。

余心忖:觀前輩衣冠撲素竟身懷「不滯於物,草木竹石均可為劍」此等修為?此處果然為臥虎藏龍之地!

中女未虞有此突襲,大駭,頃刻方寸已亂,且退且擋。彈指間,肩背臂膀已中數杖,內息紊亂,步履蹣跚。

寥寥數招,高下立見。

中女似自知不敵敗退,老嫗亦似無痛下殺手之意,窮寇莫追,只見其撤招後橫傘當胸,一雙怒目瞪向中女,口中唸唸有詞。

敗軍之將遠去,老嫗轉身踱回花槽邊,一手按着傘柄摟膝而坐,快意人生。


『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

『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 魯迅《呐喊‧自序》

「醒咗嗰個人最想要嘅係生存,但係原本瞓緊嗰班人嗰刻最想要嘅可能只係安睡,摷醒晒佢哋其實係破壞咗佢哋嘅『小確幸』。」

「決定摷醒其他人嘅同時係將自己嘅追求凌駕於佢哋嘅追求夾硬套咗落佢哋身上。」

「Cypher出賣Morpheus嗰陣,Trinity同佢電話裡面嘅對話,你記得嘛?

“Trinity: He(Morpheus) set us free!

Cypher: Free… you call this free? All I do is what he tells me to do. If I had to choose between that and the Matrix… I’d choose the Matrix!”

嗰幕Trinity完全拗唔贏Cypher,相反Cypher切實動搖到Trinity嘅信念。

講真我一直都覺得 Cypher係《Matrix》入面最引起共鳴嘅角色,因為佢真實。」

「“Ignorance is bliss.”呢句所代表嘅係一個集體意識:比起真相情願享受Matrix向大腦發出『塊扒幾咁多汁美味』嘅信號。

話時話到而家我都唔明佢點解可以暪住成船人plug into Matrix同Smith喺餐廳撐枱腳嘅呢?」

「哈哈……我都覺得有啲啲犯駁,不過可能係唔重要於是Wachowskis費事處理啩。

Cypher每個動作每句對白都暗示『呢條友唔係咩好人』,一見佢就周身唔聚財但係點都不至於對佢恨得咬牙切齒,因為Cypher 係赤裸裸咁映照出群體多數人思維嘅一個symbol — — 人生平庸嘅Dorothy固然憧憬Oz嘅刺激新奇,但係短暫歷險之後最終都係會選擇回歸平淡返Kansas生活 — — 呢度講嘅『群體多數人』包括自己。Cypher shows the unspeakable truth.」

「Fit in大衆係永恆comfort zone,獨立嘅時候可能會嚮往成為英雄,身處群體之中反而會有將責任分散、轉嫁嘅傾向。套用喺人類以外其他群居物種都有類似嘅行為模式,呢個本來就係構成生物宇宙嘅法則。

試想像下:鐵屋入面醒嗰個唔係一般人而係一個看更,你估瞓咗嗰啲人會期望看更發現有危險嗰陣大嗌嘈醒全屋人一齊走定想個看更自己靜靜地解決問題?」

「所以醒嘅人注定除咗要面對真相嘅殘酷之外,仲要承受呢種壓力同孤獨。

話唔定醒嘅人之所以要叫醒全屋人係因為佢頂唔順呢種高處不勝寒嘅煎熬?」

「”Most of these people are not ready to be unplugged. And many of them are so inured, so hopelessly dependent on the system, that they will fight to protect it.”

學識點去免受到嗰種刺痛所傷都係覺醒者嘅課題。

“I didn’t say it would be easy, Neo.”

況且,事情嘅好壞有時未必係由原因去斷定,而係結果 — — 最終反正都係諗住嘈醒晒全屋人令佢哋得救 — — 至少有望得救啦,吓嘛?」

「傾傾下又會loop返去『令所有人清醒去挑戰死亡恐懼定安樂死邊樣啱啲』嘅道德難題。」

「《Matrix》嘅結局都冇provide一個極端嘅解 — — Neo冇救出所有人類,而係令plugged同unplugged嘅人類各自自由選擇並且共存。

『世界唔只得二元,選擇從來唔止兩個』可能就係佢想講嘅嘢。」

「啱啊,所以除咗揀Morpheus同Neo嘅path,抑或揀Cypher嘅path之外,仲可以揀成為Smith。」

「燒𨳊咗間屋!」

「哈哈哈哈……」

「哈哈…殊…我哋傾細聲啲,費事嘈醒佢哋。」


寫相展唔貼相

無心插柳,喺FB見到USP(社媒)喺北角有個關於香港過去大半年以嚟嘅相展,同朋友去睇完先至留意到呢個年年都舉辦前前後後攪咗10年嘅香港國際攝影節(HKIPF)。

整個攝影節一共包括10個「新一代影像創作者育成計劃(Photographer Incubator)」展覽同19個「衛星展覽(Satellite Exhibition)」,各自有唔同嘅展期、分佈於港九新界。

我大概用咗個幾月時間完成咗整個觀展旅程 —— 除咗postpone咗嘅《回望。 當下。》、同埋就唔到時間去睇錯過咗嘅《餘燼 》同《小獸》。

坊間應該有唔少有關個festival以至個別相展嘅介紹或者觀後感嘅高質文章,所以冇心機嘅我只係諗住hea share少少感想就算。

順便提下:我係幾鍾意呢種好似city hunt玩法嘅遊覽方式嘅 …


雙罐豬嘴單邊filter實測

單身狗喺放閃夜入手呢隻拆散成雙成對filter嘅小工具,好幽默。

介紹返,呢隻係3M雙罐豬嘴(6000/7000/FF-400等系列)適用嘅3D Print氣密蓋,用途係……原本每次用一對filter,變成每次用一隻,即係 — 慳!

為咗慳,我使多幾廿蚊買隻「津路蓋」。

對比坊間唔少拎住網上download返嚟嘅圖再只係收返料錢去print out嘅俠客,佢暫時我見過買得最貴嘅。

我自己覺得值啦,因為佢呢隻係佢自己造圖之外,網上流傳嘅其中幾份圖都係佢造佢放生出公海嘅。

交收之時佢仲畀咗兩個建議:

  1. 因為3D Printing係一層一層「織」件嘢出嚟,唔保證件嘢當中唔會有肉眼睇唔到嘅窿窿罅罅,所以最好上一層模型光油或者「偷女朋友枝透明指甲油嚟搽一浸」(有女朋友仲夠膽約情人節晚交收嘅人都唔慌會怕武漢肺炎啦);
  2. 裝上豬嘴之前係接口位搽啲凡士林有助氣密,佢話係啲潛水朋友教嘅。

當晚返到屋企挪用家姐嘅透明指甲油進行加工,懊悔不已:因為軟瀨瀨嘅掃杰撻撻嘅油係極唔適合用嚟幫呢件咁多凹凸位嘅嘢上油嘅,我攪咗足足成粒鐘先「抆」晒其中一隻,決定放棄,其餘嗰啲第日拎返公司攪,好耐之前用剩塞咗喺locker嘅模型光油可以派上用場。

翌日將唯一完成加工嗰隻蓋裝上6502QL豬嘴配單隻2091濾綿。

  • 首先本身唔重嘅2091裝單邊冇明顯破壞整個豬嘴重量平衡。
  • 正壓同負壓測試理想。
  • 風乾一晚指甲油陣味亦一早散晒。
  • 就緒,出門作活體測試。
  • 以是日18至20度濕度60%嘅微濕暖天氣,室外緩步、急步、上落樓梯、半室外進行噴油加工,喺「閹」咗一邊吸氣閥嘅狀態下戴咗近8個鐘,未有感受到「高原訓練」呼吸困難嘅情況。
  • 順帶一提:用模型光油噴漆加工表面係較理想嘅處理方法,除咗比較均勻之外,風乾後表面比較乾身,唔似透明指甲油摸落有少少「黐笠笠」。

小結:

首先一定要記住 – 人哋設計畀你兩邊一齊用,你係都要淨係用一邊,可想而知,本來data sheet講明一對filter可以用40個鐘,單靠一隻過濾就得返20個鐘壽命。而且吸氣得單邊必定會比兩邊冇咁暢順,本身心肺功能較弱就唔好孤寒喇。

所以用個蓋封實單邊吸氣閥以求慳一邊filter呢個辦法,係work嘅 — 對於濾綿外露嘅filter型號(2000系列/5N11/5P71),因為用家大有可能喺即使未耗盡濾綿嘅過濾效能但係因為損壞、難以清潔等原因而逼於提早更換新濾綿。用單邊的確可以減少消耗。

但係使用濾棉匣(7093系列/6035)或者組合濾罐(60921–60929),濾棉有膠殼保護,用後可以清潔外殼,用家可以盡情用到盡先換filter。

咁你都可以話:唔同時上晒成對,減少成對同時暴露喺外間,減底受損、受潮同受污染嘅機會,降底風險。係啱嘅。

不過咁做都有個弊處 — 重量會偏埋一邊,輕則戴得唔舒服,重側戴唔穩可能影響氣密。

自行判斷啦。

最後關於棄口罩取豬嘴須知:

  • 計婆仔數嘅話,1日係街8個鐘要用兩個口罩,5日消耗10個,但係你可以1對filter踩晒5日 — 而事實係啲filter係預喺惡劣環境下使用,所以你如果唔係出入醫院等高危地方嘅話,一般出街用再可以用耐啲。
  • 表面睇落好焗,事實上相反 — 你呼出嘅二氧化碳呼會經呼氣閥排出,反而戴口罩聞返自己口氣,應該冇人未試過。
  • 四眼仔最明白戴口罩嘅困擾,戴豬嘴唔會有,自信心返晒嚟。
  • 喺街例如食飯要除低 — 洗手→鋪紙巾喺台面→除→向自己個邊放上去→洗手 — 同除口罩一樣手續。
  • 喺街裝拆filter – 不外乎拆之前洗手拆完再裝之前洗手裝完洗手⋯⋯未至於黑仔到有咁嘅需要吓話?
  • 每晚用完甩filter存放,開盆水(清水或清水加少量non-organic清潔劑)浸住洗個罩,晾乾。
  • 同𨋢街坊樓下看更公園阿伯途人司機乘客等等嘅目光,其實冇你想像中多。
  • 反而會望多兩眼嘅都係豬嘴友,一種秋山涉喺茫茫人海中遇上藤原拓海嘅惺惺相惜。
  • 唯獨係路經差館車場入口一架EU明明駛緊入去都特登喺我側邊停低向我行注目禮,仇恨值up認證。

但係當上星期見證新填地PPE舖出現人龍、排2091好似排滴露咁款嘅過半係師奶,難保有日啲阿嬸隔住個7502恥笑喺屋企樓下卓悅打緊蛇餅嘅你。

3M教學片:


途經的士驛站。

驚聞右後一聲「KWAAAAT」淹至,平地驚雷,響徹雲霄。

自然反射轉馬躍後至丈外,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赫見的士車伕寬罩啟門,一枚飛劍旋即破風疾射,重重擊中路壆。

觀其劍氣如紫電、真氣之充盈滿溢、內力精純、渾然天成,必為長研手太陰肺經至爐火純青之小家高手。

懾於其武學修為,深明不宜硬碰,惟先避其鋒,以獅吼之勢向其母送上殷切慰問,同時勁運足三里 ,急遁。


鐵門和混凝土牆阻隔不了囚室內俘虜的哭喊求饒、同僚的辱罵聲,一句一句傳入他耳裡。

走廊中靠牆抽着煙的他是下一位。

參與鎮壓行動大半年,今晚首次參與「處刑」,心情竟像等待面試般緊張。

熱衷於擔當「處刑人」的同僚為數不少,最常聽到的原因是「逼供」、「懲罰」俘虜,甚至相信自己「替天行道」……然而他知道,借「處刑」對獵物報復、泄憤、虐待,暴力中毒的同僚不在少數。

有時會懷疑,會否其中有人根本在享受「捕獲、處刑、處決」整個「獵殺」的過程?

然而他不置可否,他確信自己和同僚所做一切都是執行正義。

那些反政府軍都該付出代價。

無可否認,他現在緊張的心情其實有七分來自「期待」。

他想起剛才瞥見躺在走廊入口書桌上堆叠起來的文件夾,心忖當中哪一個是關於囚室內那俘虜。並非真的想了解,他只是想找些事情打發等待的時間,制止自己胡思亂想。

「嚓!」

鐵門打開,同僚一邊抄起t-shirt下擺抹着自己額角的汗水一邊步出囚室。

他看見同僚另一隻手拿着從腰間解下來的皮帶和裝在鎗套中的配鎗。

同僚發現他的視線,對他擠了一個猥瑣笑容就揚長而去,彷似老手對新人的炫耀。

他望着重新關上的鐵門,用力抽盡指間餘下一口的香煙,放任尼古丁隨熱流湧入口腔、喉嚨、肺部、大腦……嗆喉的灼熱感蒸發了他的忐忑。

他推門入內,走廊燈光溜進漆黑一片的囚室。他隱約見到房間中一個被驚動的背影,極欲掙脱將四肢固定在四隻枱腳上的手銬。

「碰!」

鐵門在他背後發出沈悶的巨響,囚室回復黑暗。寂靜的房內只餘下那在驚恐啜泣的俘虜掙扎時手銬發出冰冷金屬聲。

瞳孔還未適應,他只好杵在原地,呼吸着空氣中侷促不安的氣氛。

無形壓力籠罩囚室內的二人,哭聲越變得激動,並開始大聲尖叫、向他求饒、甚至向他道歉……配合激烈的手銬碰撞金屬聲和桌子的搖動聲,在漆黑的斗室中迴盪。

吵雜的聲音剌激着他的神經,讓他不期然將大半年來幾近每一晚在街上鎮壓反抗軍的嘈吵環境重叠,漫天烽火的景象在腦海重播……

自踏進房間開始,他越來越煩躁不安。

沒由來的憤怒從胸口湧上,向他的四肢漫𨒂。

多個月以來的加班工作、身心承受的壓力……還有,對反抗軍的憎惡!

厭惡、憎恨、憤怒遍體流竄,他不自覺地掄起了灌注怒火的雙拳,走向那噪音的源頭……

爆發!

理智剎車失靈,抑壓已久的情緒找到出口。

動彈不得的俘虜沒有令他手下留情 — 事實上他不曾對街上任何一個敵人留手 — 對待身前這個不能反抗不能逃走的活靶,甚至比執行任務時更狂暴。

大腦分泌出多巴胺持續供應暴力所須的燃料。

他鬆開腰間的皮帶扣。

劇烈運動滲出的汗珠揮發了他的鬱悶,隨之而來是充斥全身的歡愉。

令人上癮的快感像電流走遍全身,填滿身體每個角落。

抓住桌沿猛力一翻,緊接一聲令人不愉快的悶響。

洩洪般傾瀉。

他體會到「處刑」的樂趣。

他氣喘如牛,站在那裏恍神。

幾下叩門把他帶回現實。草草回應門外的探問,他豎起耳朵尋找那大概被壓在桌下的氣息,直到他聽到房間一角傳出幾聲虛弱的呻吟。

走出房外,一個想必是剛才敲門的年輕後輩與他四目相接,似乎打算問他些什麼卻莞爾,視線停留在他的右邊衣袖。

準確來説,是他右邊衣袖上的幾點暗紅。

回想起在他之前的同僚離開的畫面,他裝模作樣地點起煙,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往出口邁步。

他感覺脫胎換骨,踩着輕快的步伐來到走廊入口,隨便在文件叢中抽出屬於那個剛被他虐個半死的俘虜的那份攤放在書桌上,漫不經心地邊整理剛才脱下的外衣和解下的皮帶和裝備。

然後,他僵住了。

十六年前為迎接新生命,他與妻子搾盡僅有墨水的文學作品。

再熟悉不過的幾個中文字出現在名字那欄。

握住鎗的手在抖震。

「砰!」


『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

『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 魯迅《呐喊‧自序》

「魯迅先生都只係話醒咗嗰幾個人有機會拆咗間屋啫,佢冇話過叫嗰幾個人摷醒晒全屋人一齊起身幫手拆喎!」

「不過明明係摷醒全屋人夾手夾腳拆得快啲咋嘛!」

「現實係人人有別。有人注定醒咗都只能夠旁觀,有人爛瞓到連拆屋都唔醒⋯⋯呢個先至係個世界嘅運作方式。」

「既然你一早都明,咁你仲有乜好呻啫?」

「我了解自己嘅處境 – 自己起咗身、身邊親友個個都瞓緊 – 我以為自己一直都接受咗呢個事實。但係原來真係企喺佢哋床邊,一個人見住所有人都瞓得好淰嘅感覺,其實都幾寂寞。」

「咁我呢?係醒定係瞓緊?」

「你呢啲係失眠。」


慘在網絡謠言有如成個世紀都分解唔到嘅塑膠垃圾咁陰魂不散

鄰國爆發不明肺炎,香港除咗開始出現類似病例之外,啲垃圾謠言又捲土重來。

『請大家留意昨天港大袁國勇醫生一席話,我深感認同。請勿輕視

提議短期內不要返大陸,外遊坐飛機記得戴口罩,消毒纸巾/消毒液隨身携帶。Coronavirus – 冠狀病毒,與當年SARS & MERS 同類,今次隻種係OC43, 治療方案仍未知。去街市買餸,都要戴口罩。大家小心。

衛生局發出的通知:這次的流感很嚴重,有預防的方式,就是要保持喉嚨黏膜的濕潤,不能讓喉嚨乾燥,因此一定不要忍耐不喝水,喉嚨的黏膜乾燥,在10分鐘內病毒就能入侵體內。每次喝50–80cc的溫水,孩子30–50cc,依年齡大小,覺得喉嚨有點乾就喝,不要考慮,也不要忍一下,手邊要保持有水可以提供喝才行,水不用一次喝很多,那樣是沒用的,很快排出體外,而是要一直保持喉嚨濕潤不乾燥才是正確。在3月底前,人多的地方暫時不要去,坐地鐵或公車,有需要便請帶口罩。炸物辣食先暫停,維他命c要補充夠。(大家把這條信息發到家長群里)

疾控中心提醒:近期流感特點:1,快速高燒,不易退,退燒後再次發熱。2燒後轉入咳嗽期,持續時間長。3兒童居多。4成人以咽部症狀為重,伴頭痛和周身不適。5傳染性強。溫馨提示,家長們,家裡老人孩子注意謹防全中!

現在流感高峰期,

方便的话不防轉一下!』

下面呢篇係我上年一月寫關於類似謠言嘅文(留意係「寫」,唔係「收到」或者「睇到」嗰篇謠言啊):

為方便讀者比較,該謠言全文如下:

『剛收到醫管局發出的資訊:這次的流感很嚴重,有預防的方式,就是要保持喉嚨黏膜的濕潤,不能讓喉嚨乾燥,因此不要忍耐不喝水,喉嚨的黏膜乾燥,在10分鐘內病毒就能入侵體內。每次喝50~80cc的溫水,孩子30~50cc,依年齡大小,覺得喉嚨有點乾就喝,不要考慮,也不要忍一下,手邊要保持有水可以提供喝才行,水不用一次喝很多,那樣是沒用的,很快排出體外,而是要一直保持喉嚨濕潤不乾燥才是正確。在3月底前,人多的地方暫時不要去,坐地鐵或公車,有需要便請戴口罩。炸物辣食先暫停,維他命c要補充夠。』

你班仆街畀我唞下得唔得呀?

Fact Check:

  1. 袁國勇醫生究竟講咗啲乜?昨日係邊日嘅昨日?嗱不如等我帶大家睇下我上網搵到袁國勇醫生過去一星期有關近期疫情嘅報導節錄吖:

*31/12/2019食物及衞生局召開專家會議「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相信,武漢正爆發病毒感染,呼籲本港市民暫時毋須恐慌,但必須提高警覺。袁國勇說,根據內地傳媒指,武漢有20多名病人受感染,同樣到過街市,有肺炎跡象,白血球屬正常或低水平,已接受3至5日抗生素療程但無效,似是病毒性肺炎。他認為,本港目前最重要是加強監察。(31/12/2019 RTHK)」;「港大微生物學系傳染病學講座教授袁國勇說,有理由相信,可能是新發傳染病,類似沙士和禽流感。港大會協助政府為懷疑肺炎個案進行基因排序測試,了解是什麼病毒。(31/12/2019 新城電台)」;

* 2/1/2020公報屯門醫院病人樣本嘅香港大學檢測報告「『唔使擔心,對禽流感、豬流感等20幾種病毒呈陰性』。袁國勇指出,現時最重要是隔離病人,並完成所有檢測,若病人病徵退去兩至三日,相信傳染性已十分低。他呼籲市民不用恐慌,該病人已退燒、情況穩定。(2/1/2020 明報)」;

* 「袁國勇認為本港應考慮全面提升戒備級別,減少入公院的人,『最驚是(公院)病房已爆,如有一個漏網(不明肺炎)病人入病房,就會好似韓國(中東呼吸綜合症)那麼大鑊』。他說本港不清楚內地情况,內地公布無提及有無家庭群組感染,不知有無人傳人,現絕不可掉以輕心。(4/1/2020 明報)」

2. 「Coronavirus – 冠狀病毒」、「OC43」,好專業𡃓!

* 「冠狀病毒OC43為已知的人類冠狀病毒,一般只會引致輕微的呼吸道感染,例如傷風。(31/12/2019 HA新聞稿)」

* 「人類冠狀病毒OC43株(導致一般傷風病毒)與沙士冠狀病毒不 同,人類冠狀病毒OC43株(導致一般傷風病毒)為引起輕度呼 吸道疾病的主要病原體之一,病徵一般輕微,包括發燒、流鼻水 及喉嚨痛。潛伏期一般由2至4日。人類冠狀病毒OC43株(導致 一般傷風病毒)可能是藉由飛沬、污染的手、病媒、或是微小的 氣態顆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25/11/2004 HA新聞稿) 」

3. 乜L嘢「衛生局」呀?香港嗰個叫「食物及衛生局」喎!台灣同澳門先叫「衛生局」吖嘛!

4. 仲「疾控中心」𠻹???(「衞生防護中心」呀呀呀!)

5. 「飲暖水防流感」前文寫過不贅,條命係你嘅。

6. (補刀)「大家把這條信息發到家長群“里”」。引用高登連登常用回覆:“里”你老母!

唔好同我講:一番好意互相提醒注意衛生保重身體預防疾病做多好過做少啫!

2003年SARS:搶購白醋、板藍根;2011年福島核事故:急性盲搶鹽。

我都一番好意提你不如食多啲合桃補腦吖?

謠言同病毒一樣,會變種。

兩者冇分別,會散播、會害死人。

#我不是機器人 #imnotarobot

#MachinesDontHaveBrainsSoUseYourOwn


你哋冇腦嘅話就係旅鼠

區選後網絡世界:

第一日大肆慶祝;

第二日放眼明年立法會選舉;

第三日研究爭取功能組別選票。

不約而同嘅係,大部分post都會以「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作結。

其可笑程度不遜於「較鬧鐘叫醒自己起身食安眠藥」。

所以「人一藍腦便殘」呢句說話,我從來都唔係好講得出。

我不是機器人

​Machines Don’t Have Brains, So Use Your Own. https://www.facebook.com/imnotarobot.factchec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